中景恒基投资集团欢迎您!
十九大精神解读:深化金融改革 服务实体经济
发表时间:2017-12-04来源:未知
十九大精神解读:深化金融改革 服务实体经济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当前,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解决我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关键因素。解决“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必须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消费升级是持续发展的动力
 
  (经济日报记者 何 川)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立足新时代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是对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作出新的重大判断。这一判断为改革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为我国改革发展提供了极大的政策发展和制度变革空间。”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认为,报告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断,指明了未来经济工作的方向。
 
  宗良说,解决主要矛盾的关键是实现消费转型升级和解决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因此未来的一大趋势是消费升级,即从传统的消费品向服务消费转变。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内涵将出现在消费升级领域,这也是中国经济未来持续平稳发展的重要动力和源泉。
 
  “要解决不平衡不充分这个问题,必须要依靠高质量的发展。”宗良认为,“不平衡”“不充分”既体现在城乡差距、区域差距、贫富差距、收入差距上,也体现在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上。因此,只有从经济建设、文化建设、法治建设、生态环境建设等多个方面着手,才能建立人人幸福安康、社会安全和谐、国家繁荣富强的公平正义社会,最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强国目标。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提高供给质量是主攻方向
 
  (经济日报记者 彭 江)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未来发展作出了整体部署。”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说,具体到经济工作中,有6方面的重点部署。
 
  第一,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将加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被列为十九大报告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是未来5年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攻方向。
 
  第二,经济增长重心向中西部转移和乡村经济发展趋向活跃。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解决区域发展不平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经济工作重点。
 
  第三,区域经济协同发展迎来新机遇。我国已有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核心城市群,将在此基础上带动区域经济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正是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的重要部署,将来会在雄安新区的试点经验上向全国推广。
 
  第四,创新型国家建设力度将加大。未来将拓展实施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为建设科技强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
 
  第五,经济改革将从多方面深入推进。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
 
  第六,全面开放新格局开创新的对外发展空间。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着力解决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经济日报记者 钱箐旎)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认为,从经济基础的角度看这个矛盾,“不平衡不充分”主要体现在经济的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增长动力以及区域和城乡的差异上。
 
  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产业结构上表现为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发展相对于制造业的不平衡不充分;从需求结构看,表现为消费相对于投资的不平衡不充分;从增长动能上看,突出表现为相对于资本、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投入,作为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创新的关键作用发挥得不平衡不充分。
 
  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还表现在区域和城乡的差异上。从城乡格局看,相对于城市,乡村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殷剑峰说,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需要着力解决当前经济发展中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殷剑峰表示,金融业应该主动针对我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提出金融解决方案,从以往注重传统行业转向为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服务,从以往主要为生产者服务转向更多地为消费者服务,从以往集中于东部、集中于大城市更多地向中西部和乡村延伸,从以往动员储蓄、推动大规模投资的粗放式金融发展模式转向利用金融科技、高效配置金融资源的集约型金融发展模式。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打通中小企业融资渠道
 
  (经济日报记者 温济聪)
 
  在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看来,党的十九大报告对经济领域的阐述判断准确、务实透彻。
 
  诸建芳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然是目前主要的宏观经济政策主线。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经济体制改革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
 
  “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一个症结在于中小企业融资渠道窄。”诸建芳说,很多中小企业由于规模小、信用难估量,无法拿到银行信贷,但直接融资可以为中小创新型企业提供相对稳定的资金保证,缓解企业融资瓶颈。“我国直接融资占比长期过低,与当初选择的银行主导型金融体系有关。”诸建芳认为,发展股权融资要提高投资者专业性,有效引导投资者开展价值投资,从而平稳发展股票市场。同时,应不断规范发展场外股权市场,通过场外市场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渠道。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加大支持实体经济力度
 
    (经济日报记者 彭 江)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银行在我国金融体系中居主导地位,应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己任,积极主动适应利率市场化和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挑战,加快改革创新和差异化、特色化战略转型,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温彬表示,为了满足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客观要求,银行应从消费金融、科技金融、普惠金融、绿色金融4个方面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随着金融创新加快和金融混业经营加速,金融机构、市场、产品之间容易发生风险的交叉传染,造成系统性风险。我国金融业实行“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体制,相应监管部门负责金融机构的微观审慎管理,人民银行在负责货币政策制定和实施的同时,还要承担宏观审慎管理的职责,以确保宏观经济金融稳定运行。
 
  “随着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不断健全和完善,不仅有利于货币政策宏观调控作用的发挥,而且有助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温彬说。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向更加平衡的分配转变
 
    (经济日报记者 祝惠春)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新时代、新思想、新矛盾、新目标令人耳目一新。”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说,诸多“新”提法意味着更上一层楼的挑战,亦凸显了对过去5年中国经济发展的认可与制度自信。报告勾画了未来5年的施政纲领和未来发展蓝图,对中国经济发展提出了新要求。
 
  沈建光认为,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最引人关注。他认为,未来经济政策方面会更加注重收入分配问题、环境问题等,这些是从量到质的巨变,也是迈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要求。收入分配是不平衡产生的原因之一,未来将更加注重鼓励勤劳守法致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调节收入差距过大造成的矛盾。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沈建光认为,这释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积极信号,中国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经济全球化“引领者”。这种大国担当,也将大幅提升中国对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重要性和话语权。(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